设计需要心理学(二):以人为本的「水越设计」

所属栏目:丰富的信息 2020-08-06 05:39:35 来源于:http://www.tyc99663.com


图片提供:都市酵母

水越设计(agua design)成立已经超过20年,若说有什幺是他们亘古不变的观念,应该是「以人为本」,透过设计为生活创造价值。「以人为本」四个字讲起来简单,背后蕴含了什幺样的意义?设计师该如何创造出以人为本的作品?

创办人周育如(agua)偏着头,说道:「这个问题无法三言两语讲明白。」于是举了「台北市变电箱色彩计画」为例子,谈谈何谓以人为本、以使用者为中心的设计。

设计需要心理学(二):以人为本的「水越设计」 图片提供:都市酵母

过去,台北市的变电箱都是外包给厂商彩绘,有的彩绘之精巧、确实有美化变电箱的功用,「但其实有机会做得更好。」当初在执行变电箱彩绘改造计画时,她是这幺想的:变电箱、垃圾桶、号誌箱、旧衣回收箱等不同的箱子,在街道上的各种箱子之间有没有可能相互统整和区隔,联手创造新的都市风景?

其中,变电箱大多存在于人行道上和店家附近,偏大的体积排挤了人们行走的空间,因此,如果改造能从改善变电箱体和人行道的关係,重整箱体的大小,将会大幅提升行走与视觉舒适度。不过,这次改造的前提是以彩绘为限,因此水越便从箱体表面和行人之间的关係出发,让变电箱化身资讯站,例如标示距离附近的捷运站有多远等相关的讯息;或是进行另外一种思考,检视箱体与环境的关係,将变电箱视为视觉清洁、整理街道美学的物件,负责调和整体街区的色彩配置。

观察和思考角度多元、提出各种可能的设计策略,是agua长久以来的工作训练,不设限地想像物体还有哪些改变的机会。在发想过程中考虑的「使用者」,不单纯是使用该物品的人,而是以更宏观的思考角度,从物体与人、物体与环境、物体和物体之间的关係。至于最终该走向哪一条路,必须进一步思考其可行性,例如改变箱体大小几乎是将变电箱砍掉重练、工程太浩大,需要从上位者以环境美学思维出发;统合不同箱体的设计感则需协商各个箱子的主管机关。

虽然这次仅仅是进行外观改造,但整合街道家俱思维一直都是她的终极目标。变电箱从符号视觉规划设计开始,重新排列警示标誌和号码,并与民众一起盘点各个路段变电箱外型与调查环境色彩,使用融入街区的色系,降低街道的杂乱感,让整体设计更为和谐,另外,都市酵母团队也融合了「资讯站」的概念,每一个变电箱会标注色彩和其名称,供民众在行径中就可以观察到台北的环境色彩,建立色彩层次认知。

「设计就等于生活,设计师负责帮人们改善不便和不舒服之处,为生活创造更多新的可能。」这就是以人为本的设计。

设计需要心理学(二):以人为本的「水越设计」 图片提供:都市酵母和设计品相关的人,不会只有最终使用者

其实,光是人与物体之间的关係,就有千千万万种可能。agua说,接到商业客户的案子,需要考虑的「使用者」就包含总公司的决策者、贩售的通路、第一线销售人员、最后使用产品的顾客,这些都需要进行大量的研究、提问和观察,才可以逐一釐清不同角色的人有哪些不同的需求,尽可能抓出设计最终的核心概念,并反覆考证,确定这个核心概念能被不同的使用者理解和接受。「因为设计师与品牌有着适当距离,往往比业者看得更清楚,从中发现有趣的需求和可传递的价值,不过,商业案往往会遇到翻转观念的任务,如果颠覆了客户既有的思维,就需要不断地解释,尝试与业主讨论出创新价值的架构。」

公共事务则是不一样的作法,「公共事务是众人的事,人人都可以参与,设计师更有空间根据人们的需求和社会的问题,提出解法。」这也是为什幺水越设计从公园、招牌、传统市场、都市声音、街区设计、变电箱,都有受到民众喜爱的深入观察、提案和行动,从生活中翻转一陈不变,不断进行研究、提问和发想,创造出一个个有趣的提案,沟通的範围也比商业设计庞大。

近期「re-create台北邻里公园翻转计画」是个好例子。agua眼见城市的公园都摆着相似的游具,吸引力有限,因而决定从邻里的群体出发,了解在地的需求之后,创造新的公园设计,成果之一是在市民大道桥下的「市民秋千实验基地」。他们先邀请民众一起讨论公共空间的可能性,架起了由回收的路灯銲接而成的大型黄色秋千,秋千旁还设有躺椅区,让大人小孩都可以在公园里活动和休息,成功开发「公园」的新形象。agua说,异质性的公共空间和公园,满足民众的多元需求,还能牵引製造器具的产业、景观设计师的加入,活络地方社区,也开创发展产业的机会。

设计需要心理学(二):以人为本的「水越设计」 图片提供:都市酵母设计师要做的是沟通

「设计师和艺术家是不一样的。」agua解释这两种人都追求美学,期盼自己可以完成某些事情,但艺术家的本质是展现自我,不断地向内探询,而设计师则不断与人沟通,习惯透过大量的资料搜集与分析寻找脉络,确认价值核心,最终导出设计策略与表现手法,目的是为了让人们可以更悠游于环境中。

近几年提出的各种都市改善计画,水越设计都会和街区民众进行大量的沟通,开设各种工作坊邀请民众开发对于城市的想像,同时需要说服政府机关里的跨局处合作。「我们也曾经帮政府部门上课,和公务员一起探讨从使用者出发的建设思维。」

当人们都可以破除侷限,考量不同的使用者和关係人,这个社会将能保有多样性、翻转出各种新事物,为更多的人创造绽放的舞台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