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计需要心理学(三):为7种人格特别製作的记录器具

所属栏目:T惠生活 2020-08-06 05:39:34 来源于:http://www.tyc99663.com


图片提供:Potato's×波特托

第一次见到Potato's×波特托团队是在台湾设计师週,展出主题是「器物选择论」。

在大约三坪的空间里,环绕着以「记录」为主题的7种生活介绍:「懒懒人」顾名思义有点懒惰,他极少动笔、不太写日记和行事曆,但懂得用心观察,把重要的事情记在脑袋里;「小公主」特别感性,喜欢透过手帐记下生活中大大小小的心情,辅以纸胶带、色铅笔,为生活的纪录增添色彩;「规划家」讲求秩序,习惯将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,时常运用尺规、线条、格线等物品,协助自己建立规则……团队成员之一的黄韵慈在展区门口殷勤招呼,「要不要做个心理测验,看看自己是哪种类型的人?」邀请参观者透过自製心理测验,找到适合的归属。

将使用者分类、蒐集日常生活习惯、製作心理测验,如此大费周章,却只是为了要呈现他们所设计的手帐和笔记本。对于从没设计过商品的参观者而言,绝对是一大震撼:原来做一本笔记本要这幺麻烦!事后找上Potato's×波特托团队,他们却说这套从观察使用者出发,一路经过研究、内化、设计和製造的过程是设计系学生的必经之路。不只是笔记本,每一项物品可能都经过了繁複的历程才正式诞生。

设计需要心理学(三):为7种人格特别製作的记录器具 图片提供:Potato's×波特托并非所有的观察和实验都有用,但没做怎幺会知道?

Potato's×波特托是由3个设计系(张芯瑜、黄韵慈、郑乃瑜)和1个台文所(陈谊安)的女生所组成,在离开学校之后,他们渴望证明自己在工作之余还能做点什幺,才启动「器物选择论」计画。「但一开始并不知道要从哪个主题下手。」张芯瑜说。于是,成员们从观察起头,每个人花一个礼拜的时间用手机拍下感兴趣的事物,之后再集结起来讨论,才发现「记录」是人类生活里不可或缺又变化多端的主题之一。研究室里的学长姐运用便利贴排成月曆,记录当月的行程,等待下个月后再换上一批新的便利贴;同学们上课用的各种笔记本;规划行程的行事曆和手帐,都从他们蒐集到的相片中跳脱出来,成为最适合执行的主题。

接下来,他们连续访谈了超过30个人,聊聊使用者对于「记录」的想法和做法,详细地追问使用的器具、记录的时机和地点、记录的内容,并实拍了每个人的记录成果。甚至为了理解人们在记东西的习惯有何差异,还做了成员一起观看影片、写下纪录内容的实验。「结果看不出什幺特别之处啦!」张芯瑜和黄韵慈相视而笑。

不是每个观察都有用,也不是所有的实验都能得出成果,但这段探索的过程已经让他们明白每个人记录的时间、目的、偏好、习惯都大不相同。郑乃瑜提到访谈亲友的经过,「有个爸爸是撰写农业笔记,记录植物的生长过程和变化,但不会特别写下自己的行程。有的人是一天写下一页生活心得,方便往后可以回忆。」黄韵慈则说,自己的爸爸只会在行事曆记下哪天该做什幺事,而担任驾驶教练的哥哥则会写下每位学员的学习进度,即便是同一家人也不一样。

这些访谈纪录成为后续深入研究的基础,他们拟定了「记录生活」的调查问卷,请更多人分享自己的纪录习惯和对使用器具的偏好。同时,为了想将使用者进行归类和分群,他们还猜测了各种可能,例如星座、血型、人格测验的结果,是不是都会影响人们记录的习惯?就在每份问卷附上了MBTI人格分析测验,希望能找出一些使用的规则。

设计需要心理学(三):为7种人格特别製作的记录器具 图片提供:Potato's×波特托重新内化和理解使用者资料

这些访谈和问卷数据,该怎幺分析整理,才会变成设计概念呢?黄韵慈说,「我找一张图给你看。」在电脑的档案资料里东翻西找,好不容易掏出一张密密麻麻的阶层图。「这是我们把问卷资料拿去SPSS跑集群分析的结果,也有经过显着性分析,重新合併和整理后,才将人们的纪录习惯分为7种。」对他们来说,一切的设计都有其道理,每一个举动背后都有研究和观察作为依据。

不过,即便将人分群,也不代表真正掌握问卷资料背后的使用行为。「还要把这些资料捏成人型。」郑乃瑜回忆,当时他可是时时刻刻都在推敲,每个集群所选择的共通行为究竟代表哪些意涵,为什幺他们会选择A而不是B,逐步釐清每一个集群的性格、偏好和生活,最终「捏出」懒懒人、小公主、规划家、有自我风格的原则主义者、学习和传承学问的知识人、有纪律的执行者、喜新厌旧的正常人。「正常人是最大宗的类型,买来的便利贴、便条纸、手帐从来没用完过,对于纪录和文具用品都只有半分钟热度。应该很多人都是这样吧?」

直到此时,他们都还没有决定究竟该为这7种人製作哪种记录专用的器具。「曾想过为懒懒人设计每天投一颗颜色球到袋子里的游戏,不同颜色代表不同的心情,他们不需要写字,却可以记录每週、每月的心情。」郑乃瑜说,这些天马行空的想像都会拿去询问使用者意见,甚至会做出草创模型,直接拿给使用者体验。黄韵慈拿起本来为执行者设计的「吊牌笔记本」草创模型,「这个可以像上班识别证一样挂在脖子上,打开束带就能直接纪录,非常方便。可是使用者却觉得戴在脖子上很愚蠢,最后就捨弃了。」

设计需要心理学(三):为7种人格特别製作的记录器具 图片提供:Potato's×波特托

被砍掉的草创模型多不胜数,藉由使用者的反馈,慢慢收敛成简单的笔记本和手帐,但依然保留针对7种类型人所提出的设计概念。例如透明誌是为了小公主和原则主义者而生,内页有大量的空白空间方便他们自由奔放的纪录,而每一天还会有一张描图纸,引导你将一天24小时的时间分配用不同颜色填进一个圆圈,日积月累之后,可以把描图纸叠起来,透过用色了解时间运用的变化。

而以週为单位的日誌「週週」则是为需要时程规划的执行者、规划家和正常人而存在,每一週採连续摺页,即便跨月,行程规划依然可以一次整体查看。他们连最基本款的商品「波特本」都事先设计不同宽度的隔线、方格、圆点内页,邀请使用者实际撰写文字后,选择最方便记录字句、图像的宽度和大小来设计。

「我们也是唐纳.诺曼的粉丝,时不时会把书拿起来翻一翻。」黄韵慈说,「当设计的产品交到使用者手上,他真的能按照设计师心里所想的方式来使用,就像是双方真正相互理解了,那是多幺大的成就感啊!」这或许,就是设计心理学的真谛吧,让製造者和使用者透过物体相互理解,然后会心一笑。

相关文章